群众热情要求在法院门口合影留念

2017年,湖北襄阳的一名普通出租车司机王先生,因对出租车公司擅自违法加重广大出租车司机的负担不满,为了维护广大出租车司机的合法权益,他在群里积极发表维权建议,大家多次到当地政府信访部门反映,均没有依法得到解决,为此大家提出到省信访局信访。不料该维权群早被监控,在他们出发到高速路口集合的时候被公安阻截,为了达到杀鸡给猴看的目的,公安对积极参与维权的王先生以号召非法集会为由实施拘留处罚。为此,王先生不服该处罚,认为自己根本没有号召非法集会的故意,也没有客观行为,更没有危害后果,公安对自己处罚是滥用公安权力。为此,委托李顺华律师代理起诉公安局的处罚决定。开庭当日,有很多出租车司机旁听了开庭,因李顺华律师的法庭辩论句句说到了旁听群众的心坎上,有理有利有节的发出了出租车司机的心声。庭审结束后,旁听群众热情要求在法院门口一起合影留念。

代理意见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原告王xx的委托,并指派李顺华律师担任其诉襄阳市公安局城管公交分局行政处罚决定违法一案的代理人,本代理人认真研究了案情和相关法律法规,并参加了开庭审理,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谨供合议庭参考。

一、被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对本案享有职权和管辖权。

根据《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被告作为行政机关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其作出被诉行政行为具有职权依据,涉及到行政处罚行为,还应当证明其对本案享有管辖权。

本案中,被告仅向法院提供了《组织机构代码证》,该证据仅能证明被告是一个合法的行政机关,但不能证明其职权内容和对本案的管辖权。因此,根据行政诉讼的举证规则,被告对此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被告在法律上对本案不享有职权和管辖权。

二、原告没有煽动或组织出租车司机进行非法集会的主观意愿和客观行为。

本案中,出租车司机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组建相关维权群不违反任何规定,且原告也不是该维权群的群主。原告仅仅是在维权群里表达了积极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意见,这种意见不违反任何法律规定。言论自由是公民基本的政治权利,从原告在维权群里的发言可以看出原告只字未提举行任何形式集会的意思。因此,原告根本不存在煽动或组织出租车司机进行非法集会的主观意愿和客观行为。

被告依据有关非法集会的规定对原告进行行政处罚,显然是将信访的概念偷换成了集会的概念。而根据我国法律法规规定,信访和集会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公民权利,无论从概念的内涵或外延两者均有明确的界限,不能混同。

我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条第二款明确规定:“本法所称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而我国《信访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信访,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采用书信、电子邮件、传真、电话、走访等形式,向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依法由有关行政机关处理的活动。”由此可见,集会是在露天公共场所,表达对象是不确定的社会公众,而信访则是要到有关行政机关、部门,表达对象是确定的行政机关、部门。本案中原告提议到省里进行信访决不能等同于到省里进行集会,而被告关于原告煽动或组织出租车司机进行非法集会的观点完全是基于其主观臆断,而不是基于事实、证据。因此,被告适用有关非法集会的规定对原告进行行政处罚明显是适用法律错误。如果原告的信访行为违反了《信访条例》的规定,那也应由信访部门作出相应处理,而不是由被告处理。

三、被告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的程序违法。

被告虽然告知了原告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但被告并没有给原告陈述、申辩的时间,因此被告根本没有听取原告的陈述、申辩,属于明显的程序违法。

四、本案本质上是被告违反《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的规定,对出租车司机进行截访。

公安部《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规定:“严禁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严禁动用警察参与截访自然也是应有之义。

本案,出租车司机行使《信访条例》赋予他们的正当权利,通过信访方式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完全符合规定。被告作为公安机关,虽然有维护社会稳定的责任,但是维护社会稳定应当建立在当事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基础上,而不应当以“维稳”为借口滥用公安权力侵害包括原告在内的出租车司机的正当信访权利。被告以子虚乌有的所谓原告煽动非法集会的借口对原告进行行政处罚,以达到阻止出租车司机到省里信访的目的,这明显是滥用权力违法截访,被告的行为不仅原告侵犯了原告的人身权利,也侵犯了出租车司机们通过信访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权利。这种情况反过来可能会更加导致社会矛盾激化,影响社会安定。                                                                                                                                                                                                                                                                                                                                                                                                                                                                                                                                                                                                    综上所述,被告作出被诉行政处罚行为明显违法,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希望法院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敬请合议庭采纳以上代理意见,作出公正合理的判决。

 

相关文章

QR code